我们是来搏命的,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

日期:2020-02-17 20:51: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308

这是55岁的吴义第二次驰援武汉。

1998年,吴义曾随广东医疗队赴武汉参加抗洪救灾。21年后的除夕夜,首批128名广东省驰援湖北医疗队出征。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吴义是其中一员。他同时是该医院首批9人队伍的队长,也是年纪最长的一位。

出征已22天,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但如果她知道,她也会理解,会支持的。”

家族五代从医。吴义说,我为医生这个职业感到骄傲。“能为武汉病人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觉得挺自豪。作为医生,我尽了自己的责任和努力,没有白来。”

吴义感慨,“我们不是普通来看病的,是来搏命的…”经过这次疫情,希望社会对医务人员更尊重、更好一些。“这是愿望。我很怕大家可能很快又会淡忘…”

我们是来搏命的,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图1)

出征至今,吴义一直瞒着90岁的母亲,怕老人担心。

出征·壮行酒

大年三十下午,医院接到,组建队伍驰援武汉,呼吸科要出两个人。“我去”吴义几乎是秒回。

大年二十九,吴义响应医院号召,刚退了回重庆的机票,准备留守广州应对疫情,更早前他原本打算回老家与母亲团聚。

年三十这天,90高龄母亲刚刚出院。在这之前的一年内,她经历三次呼吸衰竭、气管插管呼吸机通气抢救,作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业的专家,吴义三次赶回并成功救治,病情稍微稳定又匆忙赶回工作岗位。

这次,本以为终于可以与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亲在家团聚拉拉家常。现在不能回了。“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电话那头,吴义哽咽道。

“春节不能团圆,是一个遗憾,对亲很愧疚。”他停顿了一下说,“自古忠孝难两全,有了大家才有小家,国家有难疫情在前,医务人员必须要站在一线,去武汉肯定是首选。”

出发前,吴义给家人拨通微信。女儿眼泪汪汪,惊慌失措。“我也是含着泪讲话。”有不舍有担忧,但家理解,千叮咛万嘱咐。由于疫情,在国外留学读大一的19岁女儿现在也暂时不能返校。

医院这边,20分钟,9名队员名单定了,吴义任队长。大家快速打包行李。吴义拉着行李箱奔到医院科室领自己的白大褂。“一定保重,平安凯旋”值班的同事、研究生、规培生、护士们好几个都含泪送别。

暨南大学校长宋献中和暨大附一医院院长徐安定也赶来医院给9位同事送行。徐安定拿出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酒,每人喝了一杯壮行酒,并亲自送到机场。

震惊·遭遇战

1月25日,年初一凌晨1时45分左右,飞机降落,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广东医生来了。

抵达住处,办理入住已是5时许。当天中午起床吃饭下午培训。一切紧锣密鼓,马不停蹄。

第二天,去到对口的汉口医院,吴义震惊了。

我们是来搏命的,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图2)

吴义(右)是除夕夜首批驰援武汉的广东医生之一,在汉口医院救治病人 。

“在广州只听说疫情紧张,没想到这么严重,到了武汉非常震惊,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吴义介绍,彼时,医生感染情况尚未公开,而实际上医护人员感染已经很多;危重病非常多;病床一床难求,大量病人没有住到院;疑似患者、密切接触者、患者家属没有隔离,在外面到处走动;甚至在重症病区,家属仍在自由进出…

“我们第一天上去,真的是一场遭遇战,一场硬仗。”

年过半百的吴义第一天就加入一线值班中。“疫情严峻,多一个人值班就多一份力量,就能帮多一个人”

首批广东医生抵达后,重症患者几乎都安排到广东医生病房。但初到此地,医院的各项流程环境都不熟悉,医生之间也不熟悉,队伍刚组建,大家心理压力都非常大。

因为春节假期,医院许多岗位缺员,医务人员还一部分生病住院,有的工人离岗了,虽然当地医院员工夜以继日工作,一些环节还是跟不上。

比如,穿脱防护服十分重要,也耗时耗力。但在医务人员进出隔离病区通道最重要的污染区,居然没有灯。“因为没灯,有的医护人员的甚至眼镜掉在地上,这可是最容易职业暴露的地方”吴义说,不断向医院呼吁了一周,灯终于装上了。

病房的通风,一开始也令人担忧。护士站对面的窗户关得死死的,没有对流通风。“在不通风密闭的情况下,空气中病毒浓度高,医务人员感染风险极大,病区患者及家属之间也极易交叉感染,反复呼吁医院跟进整改,约10天后窗户终于打开”

随着广东医生的支援,各项事务、流程都在慢慢理顺。

诊疗流程、物资供应、病房改造、设备添加、院感控制…医院逐渐走向正轨,也给汉口医院本院医生减轻了相当大的负担。“我们对湖北的医务人员表示非常尊敬,他们真的非常非常辛苦,有的一直坚持在一线,有的被感染治好了又投入工作,这是战友之情,平时体会不到的。”

到现在,吴义说,跟刚来时已完全不同。病人死亡率明显下降,出院病人不断增加,每天发热门诊量也在下降。“前几天有20多个病人出院,病床空出来,又可新收治一批病人了。”

护目镜里的眼泪

1月31日,吴义在这天的“战役日记:护目镜里的眼泪”里写道,“今天凌晨7点,我们进入隔离病房,大家后分组查房,床边仔细观察,询问病情,安慰鼓励患者,开医嘱,阅片,收病人等。”

“在查房过程中,一位危重患者病情突然加重,大家立即展开抢救,陈丽博士和我们几位轮番胸外按压,熟练、专业的救治措施,使病人很快转危为安,紧张而有序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下午近2点,因为太忙碌,期间竟然熬过了平时难以忍受的低血糖”

这是他们到达武汉的第七天。吴义说,从初来乍到对工作环境、流程的不熟悉,到这两天已经能顺利处理各种情况。“感觉就是在自己科室上班了”

我们是来搏命的,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图3)

经过数天精心治疗,许多患者发热消退,呼吸困难减轻,复查CT检查肺部炎症明显好转。“当告知这些患者好时,我真的‘无语凝噎’那种同舟共济的激动心情真是难以言表。”

在汉口医院,医生按6小时轮班。“6小时里,基本都忙个不停,很多衣服都是湿透的,大家都在拼命干活,尽自己最大努力救治病人。”

通常,凌晨5点半起床,7点,1点下班。但实际上,1点能准时下班的情况很少。即使能按时,排队洗手脱衣服,要花近1个小时,再走路回酒店,严格洗澡,将衣服消毒泡洗,一般将近两三点才能吃中饭。“三点躺下来休息就不错了。”吴义说。

平日从不吃安定的吴义,到武汉后每天吃安定入睡。“一定要保证睡眠,才能保持体力。”

还吃得消吗?吴义说,“确实累,但我的体能还能跟得上”

他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一直有长跑的习惯,最近几年也一直保持每周至少跑一次10公里。2019年底,吴义还带着科室年轻人参加了“善行者”徒步50公里活动。“连走15个小时,从早8点一直走到夜里10点半。武汉这么硬的仗,好的体能对我有帮助”在目前广东医疗队里,吴义年龄第二大。

“年过半百的吴义主任,作为二线班上午参与隔离病房病查房,在生活上像老大哥一样对我们照顾有加。”“队长吴义主任,是我们老大哥,犹如定海神针,有他在,我们觉得心里妥妥的!”在同事的“战役日记”如是写道。

您怕不怕?南都记者问吴义。“我不太怕。毕竟我年长一些,比年轻人经历多一些,心里承受能力强一些。”

他说,年轻都非常勇敢,很快适应了。“队员们都非常努力敬业团结,不只是我照顾他们,他们也在照顾我。”

“如果医生病倒了,就很麻烦,争取大家的身体都不要出问题,不要成为‘救援’的负担。”吴义很关心医务人员疲劳作战的问题。他期待什么时候能轮休,或采取4小时一轮班。

家族五代从医

这是吴义第二次来武汉驰援。“可能是我跟武汉的缘分吧”

21年前的1998年,长江遭遇百年一遇大洪水,广东派医疗队驰援武汉。时年34岁的吴义也在列。

那时交通条件差,高速公路没通,大家蹲在堆满物资的救护车里赶赴武汉,一路连脚都伸不开,车走了三天。

那次救援,两周后便返穗。21年后,再到武汉。“这次可能是持久战。”这次新冠病毒传染性很强,救治难度不同,辛苦危险程度也远甚。

到今天,出征武汉已22天。吴义一直瞒着自己的亲。“但如果她知道,我相信她也会理解,会支持的。”吴义的母亲也是一位医生。刚过去的元宵节是她的90岁寿辰。

我们是来搏命的,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图4)

吴义家中五代从医。爷爷是解放前的老中医。姐姐弟弟、两个侄女都是医护人员,太太也是中大附属光华口腔医院的医务人员。

“老一辈医生非常敬业,从母亲身上学到很多。”在重庆涪陵这个盛产榨菜的小镇,吴义从小在医院里摸爬滚打长大。

上世纪七十年代,通讯不发达,有时半夜三更,乡亲来敲门。“周医生,周医生…”母亲就背着药箱,打着电筒,甚至打着火把去看病人,路上还可能有野豹。“母亲非常辛苦也非常敬业,以前的人们很淳朴,非常尊重医生,我觉得这个职业很高尚。”

受家庭影响,吴义也从医。1984年进入重庆医科大学,毕业在涪陵地区医院工作4年后,1993年考研到暨大,1996年毕业后在暨大附一医院呼吸内科工作。“一直到现在,是老医生了”

“我们是在搏命”

此次出征武汉,也让吴义感受到了从未有过,八方潮涌而来的感动与关切。

家人朋友、医院后方每日关怀、鼓劲。“我们9个人,每天都会在微信群里报平安,久久平安。”

吴义和不少大学同学因此在武汉“会师”他们有的从北京而来,从重庆而来…

“都是50多岁的同学,大多带队过来一线支援,挺感慨的。”吴义用地图搜寻,笑说,就在几公里范围内。但不能见面。“‘咫尺天涯’各忙各的,平时会沟通病情救治,分析用药方案之类,见面,以后再说吧”

国家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6人不幸死亡。

有没有想过被感染的风险?“当然想过”

“运气不好也可能被感染,甚至危重牺牲,都是有可能的,我们没有其它选择,职责所致必须迎难而上。”吴义哽咽。“真的有什么不测,最担心的是女儿”

吴义直言,“在大灾大难面前,医务人员义无反顾挺身而出,冲在第一线,站在最危险的地方,驰援湖北,大家都是主动要求来的,我为这个职业感到非常自豪。真的,我们是来搏命的,不是普通来看病,大家都是血肉之躯,都是冒着生命危险。不管怎么预防也不是百分百,源源不断来支援的医务人员都是有风险的…”

他很痛心,“现在医生的政治社会地位还比较低,社会上一部分人不太尊重医生”他说,2003年SARS时,人们一度很尊重医生,但过了又不行了,医闹又来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是社会哪里出了问题?还是体制机制问题?还是有些人就是素质太低?经过这次抗击疫情,经过医护人员的努力,希望全社会对医务人员更尊重、更好一些。这是我的愿望。我担心可能很快大家又会淡忘…”

离开广州时,吴义曾向领导保证,回来时9个队员一个都不能少,会把他们全都平安带回家。“祈祷暨大医疗队、全国所有医护人员,都能平安回到工作岗位。更希望武汉被感染的医务人员和病人尽快康复。”

驰援的工作仍在继续。

回望过去的22天,一切历历在目,刻骨铭心。“能为武汉病人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觉得挺自豪。作为医生,我尽了自己的责任和努力,没有白来。”

“我们这一代人,是有历史责任感、社会责任感的。”吴义说,春节未能陪伴母亲,以后再去弥补。

我们是来搏命的,吴义一直瞒着同是医生的90岁母亲(图5)

医生吴义,还是一名运动爱好者。

吴义期待,疫情早日结束,早日和家人同事团圆。“若回去,第一时间是希望尽快上班,和同事团聚。家里工作也是不停。人手少了也更加辛苦。”

他笑着说,“我还要带他们去多徒步几条线呢”

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 摄影:南都记者 赵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吴义

吴义(1954.7-)男,乐东县佛罗镇人。汉族。1976年毕业于海南师范学院,中共党员,教授。历任琼州学院体育教研室主任、公共课部副部、党支部书记、校党委委员,现任体育系/体育部主任、学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兼任全国高校民族传统体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学校体育卫生保健学会副秘书长。另外还担任学院教学大赛评委、海南省高校高级职称评委、海南省中小学体育优质课评委。从事高校体育教育30多年,以发展体育、培养人才为目标,进行不懈的实践和奋斗:多次以教练员、裁判员的身份参加全国、省、地各级项目的比赛,曾获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女子团体第四名、单打第六名、广东省海南省大学生运动会、全运会篮、排球、冠亚军和第六名,田径获金、银、铜牌并破记录。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傅明将执法超级杯,将担任比赛的主裁!

傅明将执法超级杯,将担任比赛的主裁!

傅明2008年成为国家级裁判,2010年上半年开始执法中甲,

这些媳妇难遭婆婆待见 一定要避免

这些媳妇难遭婆婆待见 一定要避免

如果说夫妻关系是世界上相爱的两个人最幸福的方式,那么婆媳关系

鼠人,明早八方来喜,百年遇一次,生肖属鼠的人

鼠人,明早八方来喜,百年遇一次,生肖属鼠的人

生肖属鼠的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自己,有自信、有本事、有能力,具

她绝对没有和吴亦凡在一起过,秦牛正威再次放大招,却遭吐槽,因为如果秦牛正威和吴亦凡在一起过

她绝对没有和吴亦凡在一起过,秦牛正威再次放大招,却遭吐槽,因为如果秦牛正威和吴亦凡在一起过

青春有你2播出至今,热度可以说是直线攀升。先不说,节目组邀请

广东省江门市大专以上学历可购一套新建商品住房丨今日楼市头条

广东省江门市大专以上学历可购一套新建商品住房丨今日楼市头条

广东省江门市大专以上学历可购一套新建商品住房其中,大专以上学

爱的非常深沉,也许是因为太过在乎,所以他们会对背叛零容忍

爱的非常深沉,也许是因为太过在乎,所以他们会对背叛零容忍

爱的深沉的三个生肖,因为太在乎,所以对背叛零容忍生肖兔生肖属

他是德云社里李云杰的亲弟弟,也是谢金的搭档

他是德云社里李云杰的亲弟弟,也是谢金的搭档

相信大家对于“德云社”应该都是知道的,它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型专

第一次到底痛不痛 我们来听听她们怎么说

第一次到底痛不痛 我们来听听她们怎么说

在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初夜总是会被形容为撕裂般的疼痛。这种

丈夫找完小姐 回家害我染上性病

丈夫找完小姐 回家害我染上性病

我现在很绝望地来稿讲述我的故事,我本是一位婚姻幸福也很美满的

虽然她是一个靠擦边球走红的女星,而如今这个女孩能够找到真爱

虽然她是一个靠擦边球走红的女星,而如今这个女孩能够找到真爱

娱乐圈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地方。官宣恋情。赵奕欢官宣恋情了。在官